圖譜謎藏(節選)

作者:江蘇省南通市 黃億禾    組別:初中組

“嗚——嗚——”一輛火車駛進了終點站。

車站上頓時喧鬧起來,本次列車的乘警長也松了一口氣,在和列車長愉快地聊著天。

“滴答,滴答”,乘務員在車廂檢查時,忽然聽到有奇怪的聲音從頭等包廂傳來。她一步一步向前走去,拉開門。可門是鎖著的,她皺了皺眉,敲了敲門,問:“里面的旅客,您好,本次列車已經到站,請下車。”

但只有“滴答”聲,她拿出鑰匙慢慢打開門,走了進去。

正納悶——

“滴答。”滴到了她的臉上,她用手抹了一下,是血,一驚,頭向上抬去。

“啊!”

三年后

“叮鈴鈴”,黃云翻了個身,揉了揉睡意蒙眬的眼睛,接起電話。“喂。”

“你還沒起床嗎?”陳若冰裝作生氣道,“今天是畢業十年聚會。我現在就在你樓下。”

“哦,這樣啊……啊!”

“你不會忘了吧!”

“嘿嘿,你等我十分鐘,我馬上就下來。”

“哼!這個大懶豬。”陳若冰掛斷電話,不由得笑了。

“咚咚咚”一位男子,戴著黑色墨鏡,身穿黑色皮夾,從樓上快步而來。陳若冰說:“快點,走吧!”

黃云摸摸腦袋說:“好。”

到了聚會餐廳,有的在碰著酒杯大口喝酒,大聲地嚷嚷著,滿面紅光;有的人端著酒杯,小口小口地吮吸著;還有的人端著酒杯正和他人愉快地聊天。

這時,許佳走過來,嚷著:“這不是黃大警官和陳大美女嗎?怎么才來。”眉頭微皺著,裝著怨氣的樣子,可他面帶的微笑,早已出賣了他。

黃云瞟了陳若冰一眼,尷尬地笑了笑:“抱歉,抱歉……”

“你小子是不是又睡懶覺了。”許佳一副我明白的樣子,語重心長地說:“來來來,自罰三杯。”

一杯入懷,心中升起一股暖意,臉上微微泛紅。

“叮鈴鈴”,黃云對著許佳苦笑:“我去接個電話,這酒稍等。”說完,便去洗手間,接起電話。

“黃警官!”電磁波將沈局長的嚴肅毫不掩飾地傳來。

“沈局長,什么事?”

“7月23日下午也就是昨日下午兩點,在X市郊區發現一無頭尸,現已設立專案組,請你立刻趕到城西分局,開始調查。”

“是,局長!”

黃云和其他人打了聲招呼,立馬走出酒店,不敢有絲毫懈怠。

這時,陳若冰跑了出來:“我來送你吧!你剛才還喝了酒呢!警官酒駕會是什么樣的。”她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

“好。”黃云答應了下來。

車上,黃云一句話也沒說,陳若冰似乎也感受到了這微妙的氣氛,也沒有說什么,就這樣一路無言,來到城西分局。

黃云快步走進去,突然,眼前一亮,“小李,你怎么在這兒?”

“黃sir,我是來協助你破案的呀!”李光笑著說道。說完,兩人相視一笑,抱在一起。

“這三年,過得還好?”黃云一臉嚴肅,因忽遇這久別的搭檔而慢慢淡化。

“對了,黃sir,沈局長正在會議室等你呢!你快過去!”

“好的,一會兒再聊。”

黃云走到會議室,推開了門。

沈局長抬起頭說:“你來得正好快點過來。”

沈局長對著一會議桌的人說:“他就是專案組的組長。”

會議桌邊的人,有的詫異,有的不以為意,有的人則極為平靜。

黃云看出了場面的尷尬,對著大家說:“大家好!我叫黃云,大家可以叫我小黃,很榮幸能擔任這專案組組長。”他停頓了一下,掃視一周,說:“誰有建議或看法嗎?”

這時,一位老警員冷哼了一聲,說:“專案組怎么能用你這樣的黃毛小子,難道警局一年不如一年了?”

沈局長沒有說話,只在一邊旁觀著,顯然他是想聽聽黃云的回答。

“大家可能對我不太了解,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華東政法大學畢業。工作已有10年多,自工作以來參加過許多大案的偵破。從年齡上講,我的確比在座某些同志年輕些;從辦案的經驗上來看,我沒有各位豐富,但我會用實際行動來證明自己的能力,盡一切可能完成領導安排的任務。任何一個案子都不是由一個人完成的,而是由一個團隊成員緊密協作完成。我知道僅憑我黃云一人是破不了案的。同樣,今天的這個案子,需要我們大家極力配合,站好自己的崗位,相信我們齊力合作一定能破解大案。”黃云面色平靜,用他那不高的聲音,慢慢從嘴中吐出。

“好,說得好!任何一個案件都是一個團隊完成的,每個人都有付出的汗水和收獲的功勞,在團隊合作中,每個人都很重要,任何一個角色任務都不能出現差錯,才能確保偵破工作順利完成,組長的作用在于協調、組織。對于這個組長的任命,是由組織領導討論決定的。請我們大家相信組織,也相信黃云。”沈局長一邊對黃云的話作了肯定,一邊解釋道。現在我們開始案情的首次工作報告與分析。”

黃云再次掃視一周,眼神一凜,目光堅毅,接著沈局長的話,問道:“好,現在誰來給我們大家講講案情。”

“老嚴,你來吧!”沈局長說。

“好的。”老嚴瞪了黃云一眼開始講解。

“這次無頭尸案的尸體是在郊區的飛虎山上發現的。經現場初步判斷,此尸體死亡后被冰凍住,頸處是一道平滑的刀口。幾位游人在山上游玩時發現了這具尸體報的案……”

了解了情況,黃云就把會議散了,出了門。

沈局長問:“這次破案怎么樣,有把握嗎?”

“保證捉回兇手。”黃云自信滿滿地回答。

“好,你去吧。”看到年輕的黃云對這次破案充滿信心的樣子,沈局長原本擔心的心情放松了些。

“小李,走,我們去聊聊。”黃云主動邀約年輕時的伙伴。

小李爽快地就約道:“好的,云哥。”

兩個來到了一家小飯店中,點了幾盤菜,開始聊起來。

原來,小李和黃云是一對警察拍檔,因三年前工作調整,兩人已三年沒見面,如今又聚在一起。

“你覺得這次案件應從哪入手?”黃云問。

“先調查清楚死者死因,及現場特征,還有目擊者,另外尸體的頭究竟會在哪兒呢?是沒有找到,還是沒有扔?” 李光撓著頭費力思索著。

“不錯,看來你的思想比往年有進步。不過,接下來就需要我們的調查了。”黃云微微一笑,伸出一只手,“合作愉快!”

李光愣了愣,也笑著握住手:“合作愉快!”

吃完飯,便開始工作。李光驅車載著黃云來到警局,開始訪問每位目擊者。

“你在什么時候發現尸體的?”

“那時你在干什么?”

……

“呼,終于好了。”李光拿著記錄的檔案,抹了抹頭上的汗,“累死我了。”

“好了,好了。別抱怨了,我們現在去現場看一下。”黃云又說道。

“啊!去那兒干什么。”李光疑惑到,警局已經檢查過了。

“去了就能嘗試理解犯罪的心理行為。”

“你這高深莫測的東西,我聽不懂。聽你的,就陪你再跑一趟。”李光有些埋怨道。

到了飛虎山,黃云跟隨著李光來到了拋尸現場。

這里,環境幽靜,零星地點綴些花朵,掩映在這綠樹林中。如果不是因為有了這件事,這兒一定會是一個踏青的好去處。

“這里還沒有開發,只有一些當地的游客會來此地游覽。”李光解釋道。

“嘩嘩嘩”,突然,耳邊傳來水流聲。

黃云走了過去,邊走邊問:“有沒有發現什么腳印或是什么可疑之處。”

“有。當尸體被發現時,全身浮腫,似被水浸泡過很長時間,而且體內沒有一滴血,也有被冰凍過的痕跡。”李光努力地回想著,“死者的脖子上,被用儀器平滑地將死者的頭顱與身體切割開。”

黃云點了點頭,思索著。這時他們來到了小溪邊。

“這條小溪來自哪兒,又流往哪兒?”

“由山頂的一處泉水涌出,流至山下的地下暗河中。”李光回答道。

黃云的目光四處掃視著,突然,看到一堆奇形怪狀的巖石,笑道:“這里的石頭好奇怪啊!”

“釘鈴鈴。”電話聲傳來。

“Hello!”電話中傳出陳若冰的聲音。

“干什么?你怎么打電話給我呢?”

“喲,我們的黃大警官還不搭理我。”陳若冰嗔道,“我現在可是你的法醫哦!有沒有興趣來存尸房一趟?等你哦。”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嘟……嘟……”黃云看著電話號碼,想起了那件往事。

那是在十年前,兩人高中畢業,彼此之間不只是同學,更是好朋友。

“你準備去考哪里的大學?”

“你考哪兒,我就考哪兒。”

“我可是要當警察的,你看你這小身板,還是算了吧!”

“哼!那我就去當法醫好了,有時間還可以幫你開開刀,放心不會有生命危險的。”

“好了,隨你。”黃云突然感到心中一陣寒風吹過,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就在這不經意間一個承諾,在兩個少年懵懂的心中生根、發芽。

時間飛快,轉眼大學畢業,黃云也成為了一名小警員,而陳若冰也跟隨黃云一起工作。兩個人感情漸漸密切,兩人也多次在案件中立下汗馬功勞。

直到三年前的那一場事故,想到這兒,黃云搖了搖頭,回過神來,說:“走,我們去驗尸房。”

“就這樣走了,我好像忘了什么。”李光自言自語道。

“喂,等等我。”他抬起頭來,才發現黃云早已跑沒影了。

    輔導老師:王思雅

威尼斯糖果派对2018年01月10日

上一篇

下一篇

圖譜謎藏(節選)-黃億禾

添加時間:

全部評論()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