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途(節選)

作者:內蒙古包頭市 袁佳寶    組別:初中組


“汪!汪!”黑尾尖向貨車拋去一串焦急的吠叫。

黑尾尖是一條兩歲齡的哈巴狗,披掛著一身油光水滑的白毛,藍眼睛,立耳朵,四肢修長,機敏可愛,稱得上是狗中的帥哥。黑尾尖全身毛色雪白,尾巴尖上卻奇跡般地長出了幾簇黑毛,故名“黑尾尖”。

此時的黑尾尖已顧不上被嬌寵的面子,發狂般地躥、跳、奔、躍,想追上那輛疾馳的箱柜式大貨車,但四條腿終究跑不過裝著輪子的車子,望著車子留下的越來越小的那個黑點兒,黑尾尖喘著氣停下來。

毫無疑問,貨車上有黑尾尖的主人。事實上,這絕非主人想拋棄黑尾尖。黑尾尖與主人一家的關系十分融洽,男主人經常撫摸著它肉質感很強的耳垂,用胡子拉碴的下巴碰碰它的嘴唇,而女主人則喜歡用纖柔的手指捋著它黑尾尖的毛發,用最溫柔的聲音喚一聲“我的貝貝”。就在今天,男主人還帶著它去九百多公里遠的地方跑運輸。黑尾尖正值青春,貪玩,與狗朋友們嬉鬧了大半天,才想起貨車上舒服的狗房。可是已經晚了,主人等待了數十分鐘后依然沒有見到黑尾尖,不得不啟動了貨車。這時,黑尾尖才意猶未盡地趕來了,可主人沒有發現它,它急不可耐的吠叫聲也被發動機的轟鳴聲和公路上來往的車輛發出的噪聲所掩蓋……

黑尾尖一下子就變成了一條喪家犬,這讓它難以忍受。

依附于一個人是狗的天性,失去主人后的孤獨對狗來說是最大的苦刑。黑尾尖是條很有靈性的狗,這更加重了它對主人難以分離的感情。在黑尾尖的心中除了主人便是主人,主人仿佛就是它的整個世界。現在,黑尾尖的心靈世界好似突然垮塌了半邊。

終于,黑尾尖下定決心似的甩了甩尾巴,嗅著卡車留下的氣味,向前追去……

黑尾尖沒有想過,這將是一次遠征。

黑尾尖只知道自己對主人的愛壓倒一切。

跨越物種隔閡的愛。

狗的世界由氣味構成,這里不便描述狗的嗅覺世界,因為狗的嗅覺是一個龐大復雜的系統,難以準確形容出來。黑尾尖循著卡車留下的氣味走了約莫四五里地,嬌嫩的狗爪子都磨破了。磨破的右前爪在地上留下了一個個鮮紅的小梅花兒,但是黑尾尖沒有像以往那樣坐在地上賭氣不走,反而忍著痛加快了腳步。一想起主人和溫暖的家,黑尾尖就忘記了疲勞,忘記了痛,渾身有使不完的勁兒。

狗倒起霉來,喝冷水也會咯牙。主人的運輸線一多半兒地處野外。黑尾尖很快就知道了大自然的厲害。

小土路橫貫黑熊保護區,這自然也是卡車的必經之路。黑尾尖感到了無形的、強烈的威脅。這種恐懼是與生俱來的,但是黑尾尖還是硬著頭皮,麻起膽子,走上了小土路。它太想見到親愛的主人了。

黑尾尖現在心里簡直像是擂起了一架大鼓,咚咚咚直響。動物對災難的某種預見是驚人的。黑尾尖現在已經聞到了熊身上那股可怕的,令它心驚膽寒的臊臭了。可以想象黑尾尖的心情如何,它純粹是靠著意志才向前走去的,它的神經已經繃到了極限!

但它沒想到危險來得這么快!

這頭熊的腳步是無聲的,它似乎總是那么小心翼翼,連根樹枝都不會踩斷,也不會弄出其他什么聲響。黑尾尖猛一抬頭,就看到了它,黑尾尖的右眼皮狂跳不止。

那是一頭大狗模樣的母黑熊,旁邊的小熊崽毛蓬蓬的,就好像一只玩具熊。熊小時候也是可愛的,黑尾尖想。想到這里,黑尾尖忍不住看了幾眼猙獰可怖的疤臉母熊,一個悲觀的念頭在黑尾尖心里產生了:母黑熊雖然比體重兩百多公斤的棕熊先生輕多了(黑尾尖當然是條見多識廣的狗狗),但對付自己仍然是綽綽有余,母熊的屁股只要輕輕往下一坐,它就會變成薄薄一張狗肉餅。

事實比黑尾尖想象的更糟糕。母黑熊不僅把黑尾尖看作是侵入領地的敵手,還把它看作了威脅到熊崽的惡獸。母熊發出一聲吼叫,吼聲如決堤的洪水如泥石流暴發,黑熊以泰山壓頂之勢向黑尾尖撲去。

黑尾尖感到一陣尿意,本能使它想轉身逃走。可是突然,黑尾尖想到了主人,想到了自己溫暖的窩……是的,它的主人把它看作了朋友,以朋友之情來對待它,要知道,這么高的待遇可不是狗狗皆有的。而這一切,全部的一切,都要被這可惡該死的黑熊奪去了……霎時間黑尾尖的狗心里填滿了憤慨。母熊就要撲到它身上了,在這一瞬間,黑尾尖騰地躥起來。

母熊顯然沒有料到黑尾尖會有膽量使出這一招,心里頓生緊張,雖然黑尾尖的力量不會對母熊造成什么實質性的傷害,可母熊的心理一下子處于了下風。黑尾尖瞅準這個時機,對準熊鼻子又抓又咬。母熊的弱點就在于鼻子,只見它急得嗷嗷怪叫,舉起那只強健的右掌來捂鼻子。黑尾尖倒也聰明,借母熊抬起熊掌的空檔躍上熊背,一陣猛撲猛咬。

黑尾尖并不是專業獵犬,沒有咬出理想中的皮開肉綻,只不過咬下了幾口熊毛,但母熊卻負傷似的哀叫一聲,抖落了背上的黑尾尖,領著小熊崽朝遠方逃去。

母熊為什么逃走,這或許是一個永遠的謎了。黑尾尖嘛,繼續走它的路,要走的路還很遠。


威尼斯糖果派对2018年01月10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歸途(節選)-袁佳寶

添加時間:

全部評論()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