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十年

作者:廣東省肇慶市 李雨心    組別:高中及以上組


十年文字路:獨行者

謹以此文留住我這十年風雨飄搖的文字生涯。

                                                          ——題記

今年是我開始寫作的第十個年頭了。

十年前我吃力地握住一支鉛筆,在作業本上寫出了第一篇文字。字很難看,不僅大而且歪歪扭扭,更不要指望能回憶起那篇文字的內容了。

十年后,我輕松地握住一支水筆,在稿紙上行云流水地寫出一篇又一篇文字。字好看了,工整而且端莊。每一篇作品,我都會視作珍品加以珍藏。

微風揚起云卷云舒,池塘上蕩漾的清波換了一輪又一輪。窗前的巨樹又平添十圈年輪,枝丫上的飛鳥也更迭了一重又一重。似乎天地間萬物都在變幻,萬物都在瞬息變遷。

而我手中的筆,一握就是十年。

創作對我來說,從來都不是負擔,而是一種快樂,像游魚躍入江河,螃蟹筑沙歸巢。

那是一種歸宿,一種對文字的狂熱和渴望。我從未改變這份熱愛。走在這條道路上,我就像一個無所畏懼的獨行俠,倔強地披荊斬棘,攬住一縷縷陽光,走向那個金光閃閃的殿堂。

那就這么孤獨下去吧,我對自己說。做一個獨行者,無須借助誰的光,用文字詮釋出自己的太陽。

1

在一次的晚修課堂上,我一如尋常如饑似渴地在稿紙上奮筆疾書,徜徉在文字的世界里。

鄰桌問我:“為什么總看見你這么閑?”

我:“……有嗎?”

不是無言以對,只是吝于回答。

我之于文字,總是帶著一種敬畏的。在我眼中,它們不是普通、死板、毫無生氣的方塊字,而是一個個音符,只要認真排列組合,就能奏出一曲最澎湃華美的樂章。它們也像是一塊璞玉,加以精心雕刻,終能價值連城。我寫作,就像與最好的朋友游戲一般。

又何來的“很閑”呢?

如同最好的伴侶,文字們就像我如影隨形的影子。跟著我闖蕩江湖的征程上,有時它們會孤獨地嵌在墻上。或許它們也是獨行者吧?可我只要稍加舞動,它們便會跟隨著我翩翩起舞——

就像心有靈犀。

我想,我終究不是了無陪伴。

十年了。從稚嫩到老練,我與我的文字們一路走來。我對它們的熱愛,從來都不是為了熱愛而熱愛,而是因為熱愛才熱愛。是發自內心的一股力量,讓我抵御住了暴風,任憑雨點在屋檐上發出巨響然后墜落,再擋住似乎要把萬物烤干的似火驕陽。

有它的陪伴與護航,我還在這里。

我的夢還在這里。

2

這十年間,我經歷過無數次痛徹心扉的失敗。它們打在身上,和肉體的撞擊發出令人心碎的聲音和刺骨的疼痛。像砭骨的冰棱,徹骨的寒冷,讓我在那么多個月色凄清的夜晚暗自垂淚。

退稿。退稿。退稿。

從一開始的打擊頗深,到后來的奮起直追,我一直沒有停止過前進的步伐。因為太陽還懸在天上,新的明天終究會到來,所以陽光必定會在前方。而我深知,這段人生路就像一列疾馳的列車,日夜兼程地風馳電掣。只有啟程票,沒有可供休整的月臺。

但我不需要返程票。因為我不會回頭。

我依然在筆耕不輟地書寫著,筆下的文字全部都會衍生成燦爛的未來。我始終堅信著。終有一天,我會卸下沉重的行囊,回頭望向魂牽夢繞的故鄉,坐到這列快車的終點站,對自己說——

看,我終究走到了這里。

我渴望的孑然一身,從來都不是一無所有。至少我還有我的筆墨,我的稿紙,我的文字。

我的夢。

踩住無數具失敗的骸骨,我仍在繼續前進。

3

猶記得,我得到的第一筆稿費是在小學四年級。

我呆呆地望著那張匯款單,忘了激動也忘了開心,拼命想辨認這是現實還是夢境。錢不多,大概五十塊的樣子,可我依舊欣喜若狂。

一個同學笑著走過來,對我說:“原來你那么喜歡寫作文是為了賺錢呀!”

我沒有反駁。因為那根本不是事實。

文字之于我,從來都不是一種工具。我從它們身上汲取到的是快樂和成就感,從來都沒有充盈銅臭的世俗氣息。它們是如此圣潔,所以我虔誠地請它們編織夢想于希冀。它們是那樣純粹,只要用心排列就能叩動內心那扇緊縮的大門。

即使這世上沒有稿費的存在,我也會一直寫下去。

如果你一刻不停地吃花生,只是因為花生好吃,那么為什么不直接買花生米呢?因為享受的,是打開花生殼的樂趣和入口的快樂。

你看,道理都是一樣的呀。

我寫作,從來不是貪求功利。我相信每一個真心熱愛文字的創作者,都不會把功名利祿作為寫作的起源。我們攀登的,不是通往達官貴人的高山,而是尋求快樂,渴望超越的云梯。萬丈蒼穹永遠都在頭頂上,終有一天,我們會搭起文字的橋梁,擁抱那片蒼藍。

千金難還的,永遠都是那份近似瘋狂又不斷超越的熱愛。

4

高一時,有人曾經問我:“你不停地寫作,到底想做出什么樣的成果呢?”

我微笑著說,我想寫一本書。

一本關于青春與夢想,疼痛與迷茫,有友情,有愛情,有親情,有過去和未來的書。

一本有關青春的紀念冊。

人總是那么渺小,小到只能匍匐前進,無法回頭,也看不到未來。那么過去了的一切,就是真的過去了,再也不可能找回來。它們終將會變成被風帶走的書簽,不會再為人生之書留住過往讀到的頁碼。或許它們會成為一抹驚鴻,在天際不斷地張望。

可終是無法再見面的了。

所以啊,我要把這些記憶變成鉛字,烙在青春的紀念冊上。讓墨香取代淡忘,讓思緒斷絕懷想,再最后一次端詳曾經的模樣。

把這些或開懷,或憂傷的過往,都留住。

或許在下一個十年,我會如視珍品一般地翻動這本冊子,淚眼婆娑地跟這個十年的自己重逢。告訴她,這個十年里,帶著不斷疊加的夢想,自己又企及了什么樣的高度。

一張張印滿了墨香的紙張都在見證著這個過程。當這些紙壘到一個成功的厚度,我的青春也即將裝訂成冊,告訴世人,我的青春,究竟是什么模樣。

我一直努力著。

5

小時候,我總愛大張旗鼓地在班上朗讀自己總能得到A+的作文,驕傲地享受著贊美。

長大后,我開始收斂起自己的鋒芒,沉默著讓自己更加強大。作文仍是大片的A+,可我卻不再到處炫耀。

因為低調的人,在低調地讓自己更加優秀。

光芒萬丈的太陽,也只不過是借助了其他行星的光。比自己優秀的人比比皆是,又怎么能鋒芒畢露呢?沉默良久,爆發無窮。

我不斷告訴自己,再優秀的過往,也不及未來的優秀。我要用如今的低調,去迎接將來那個更加優秀的高調的我。

比今天的自己更優秀的,是明天的自己。

低調著蓄力,是為未來鋪路。我寫下的每一個鉛華,都是我邁向明天的基石。而我鋪得多辛勞,多華麗,從來都不需要其他人知道。

愿望說出來,那就不靈啦。

低調點,再低調點。

因為更加強大的我,會高調地出現在明天。


2018年01月10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我的十年-李雨心

添加時間:

全部評論()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