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天,那深深的一幕

作者:江西省景德鎮市 段泓宇    組別:高中及以上組


即將入冬,路上的行人稀稀落落,天空被一層薄薄的霧覆蓋。四周的大樓忽隱忽現,我撐著雨傘獨自走在回家的路上。樹葉被風吹得沙沙作響,我雙腳無力地踩在大石磚上,眼睛也毫無生機地向四周亂看。

過往的行人們都匆匆走過,這似乎也襯托出那蕭瑟的景象,突然,一個女人闖進了我的視線。這個女人穿得很寒酸,一身深灰色的軍大衣,有些褪了色的燈籠褲,腳底是一雙暗黃色的棉鞋。她走得很急促,雙手在身體兩旁不停地搖晃,臉頰通紅,眼睛里充滿焦急的神色,一口口冷氣從她的嘴巴里冒了出來,這是怎么了?

我看著她從我面前跌跌撞撞地跑過,內心是不解的,腳下的兩條腿似乎有些不聽使喚,一步步地跟了過去。沒一會兒,就到了事發地,只見那位中年婦女手上牽了一個小女孩,正在大聲地哭泣。這個女孩手上拿著一根快要化了的冰糖葫蘆,一條手織圍巾圍在脖子上,看起來很孤寂、悲傷。而一旁的中年婦女則正跟一個男人大聲吵架,男子一臉黝黑的皮膚,身上穿著一套工地勞作的藍色保潔衣,一手扶著自行車,另一手則指著中年婦女,滿嘴的方言,帽子遮住了他的神情,但從他的話語中我了解到大概的信息。

一對離了婚的夫妻因為女兒看見了以前的爸爸,內心激動便喊了出來,然而這個男人似乎并不領情,一聽到這個小女孩這樣叫,當即打電話叫她媽媽來領回去。俗話說:“可憐天下父母心!”可我怎么覺得這個當父親的沒有一絲情感,面對自己的親生女兒除了討厭其他什么也沒有。在如今的這個世界上難道連親人之間也只剩下了利益嗎?沒有一絲緣由,沒有一絲解釋。

思緒被拉回,在這個中年男子自行車倒下的那一刻——女孩的母親忍受不了男人話語里的咄咄逼人,憤怒之下推翻了自行車,并說道:“希望我從來沒有認識過你,好自為之。”說完就牽著小女孩走了。或許這個男人沒有責任心,只把自己自身利益放第一;或許他自己沒有受過好的教育,導致把好的事物變成壞的;或許他沒有意識到人生的價值,只能渾渾噩噩地度過接下來的生活。

我們既然降臨在這個美好的世界,那就應該以一種寬容的心境、溫暖的情懷,善待每一個熟悉或不熟悉的人或物。相信不管前方的路有多難,總有一盞明燈在前方為你指路,給你送上一份暖暖的溫情;相信在面對洶涌澎湃的大海時,總有一艘結實的小艇出現在你面前,載你向遠方起航,為你送上一份淡淡人情;相信在你遇上困難之時,總有人及時出現在你身旁,為你送上一份默默的友情。

看著中年婦女那蕭索的背影,小女孩淚流滿面的臉龐,中年男子那氣勢洶洶的話語,我的內心真不是滋味。在這繽紛的世界里,人們還會繼續自己前進的步伐,我也會再遇到大大小小的各種事情,不過這件事我會將它一直刻在腦海里。

—— end ——


2018年01月10日

上一篇

下一篇

雪天,那深深的一幕-段泓宇

添加時間:

全部評論()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