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員邵薪哿)


學員簡介:

邵薪哿,就讀于北京師范大學附屬實驗中學科技實驗班,愛好詩詞和音樂,擅長鋼琴、長笛、古箏,且均達到九級以上水平,同時是校京劇團特長生,專攻青衣。

少年時北上求學的經歷,廣泛的興趣愛好,為寫作提供了大量素材。曾獲第十八屆中國少年作家杯全國征文大賽二等獎,第六屆書香燕京北京市中小學閱讀指導活動征文三等獎,并兩次奪得葉圣陶杯全國中小學生新作文大賽中一等獎。

愿歲月終可回首,不變的是對生活的熱愛,還有對文字的深情。


佳作展臺:

如歌

 

晚風終將淚水吹落。

她裹緊身上單薄的衣服,淚眼朦朧間回頭,望見遠處樓上猶亮著的燈光。

半個小時前,她前半生的命運,正在那燈下被一字一句宣判。

我知道你打小學戲,來戲校也有個三五年了。唱腔不錯,身段卻硬,練了這些年,還是差點意思,她局促地拽著衣角等待下文,卻等來語氣和藹的人話鋒一轉,咱們這兒篩人一向嚴格,這你也明白,學校呢,也不想耽誤你的工夫。這樣,學期末的匯報演出,你上臺練練,到時候看是不是這塊料,再定你的去留。

忘了是否道過再見,她匆忙逃出房間,卻在門合上的一刻怔在原地,只剩急急的呼吸。怎么敢相信,又如何能接受,這似乎早就預料到的結局。水袖紛揚的那些年,終究要散作過眼云煙了么?

迷失了方向的人,哪里會等得到未來?

 

回到宿舍,躺下時已是深夜。

床板受了潮,一動就咯吱咯吱地響,她怕擾了人家的酣眠,便不再翻身,任憑眼淚順著臉頰滑下,打濕鬢邊,浸透枕畔。往事如常,竟過電影兒似的,一幕幕清晰起來。小時候守著三十二寸的彩電看戲曲頻道,叫那鳳冠霞帔迷得口水都淌下來,寒風中推著車翻過大坡,到老師家吊嗓學戲,哭著嚎著藝考,竟真從那座偏遠小鎮,來到了京城學戲。

骨頭從小就比別人硬,剛開始踢腿的時候還沒有把桿高,壓胯都能齜牙咧嘴,是不是自己就真的不是唱戲的料,就真的沒有未來?

哪里沒有未來,又不是不能唱戲了,就算留不在劇團,當個票友不也行嗎,反正是自己喜歡。念頭一出,她渾身一震,豁然開朗。

是啊,反正是自己喜歡,到哪里不都一樣嗎?

她忽然覺得前路沒那么可怕了,咬咬牙,那便等吧。

也許等待的時候,會發現從未感受到的妙不可言呢?

她安然,仿佛凝視黑暗很久,終會看到一絲光亮。

 

想開了,等待的日子自然愜意,練好了基本功就唱幾出自個兒喜歡的選段,再有了興致就練天女散花的綢子,貴妃仰首看長空雁時的臥魚兒,沒了拘束,她發覺練功也不算什么苦差事了,倒更像是在享受,享受自己唱戲的過程。

大戲許多人爭破了頭,她偏挑了出冷門的,梅派青衣,《生死恨》。當初來戲校面試,正唱的這一出。在練功房順身段,她只穿一件水袖,卻似站在了臺上一般,一開口便是韓玉娘,說什么三個字頂上去,盡顯凄愴。鏡中,似是一輪孤月,似是金兵鐵蹄踐踏在中原大地,似是柴房中新婚夜,忍一腔國破家亡的辛酸淚。水袖半掩面,舒瓣自眉梢而過,翻腕壓腕,一舉一動自含深情,動作不大,卻正顯出身在敵營的步步隱忍。故國月明在哪一州,西皮流水的尾音拋出,鏡中人眸中竟水光點點,指月,望月,再側首看身邊人,原本磕磕絆絆的動作,這些天越發連貫,連那一瞥都少了刻意,身段自然軟了下來。她回神,望向鏡中的自己,笑了笑,學了這些年,直到快要結束的日子里,才明白順身段的時候竟也能這么放松,舉手投足竟也能成了戲中的人物,當真妙不可言。

 

等著等著,日子也就到了。

匯報演出那天,她細細描眉涂紅,貼上片子挽好發髻,再換身玫紫的水袖,看著自己越來越像小時候艷羨的樣子。這么多年了,上妝時心底總能泛起一絲滿足,說不出是高興還是得意。京胡聲起的時候她早就不緊張了,管他是去是留,等待的日子里,收獲的那些早已讓她釋然。

 

在妙不可言的等待中,隨便等待哪種未來。

又不是非要圓滿。

又怎知不是圓滿。



2019年06月17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每周一星:邵薪哿

每周一星:邵薪哿

添加時間:

全部評論()

Powered by